男人和女人的战争,绝大多数时候都是女人获得胜利。

  李子安说不炒菜,可最终还是站在了燃气灶前操起了锅铲。

  董曦给他打下手,洗菜摘菜,配合也算默契。

  李子安翻炒着平底锅里的白菜,一个时间里,脑海里忽然冒出了一个白色的身影,手上的动作顿时僵住了。

  他刚刚知道这件事的时候,不假思索的就想到了汉克,因为汉克的嫌疑最大。可董曦说汉克昨晚并没有离开灯塔领事馆,他就不知道是谁了。

  给董曦卜的那一卦里也没有提示是谁盗走了精武女王和罗盘,以至于他都怀疑是精武女王自己爬起来化作一堆骨粉飞走了。

  现在,他忽然意识到他漏掉了一个人,姑师大月儿。

  这是锅里的白菜触发的灵感,毫无征兆的就涌上了心头。

  这几天他先后两次看见了白色的身影,每次他都有很强烈的直觉,那就是姑师大月儿,可是每一次都没有看见正面。

  这事,如果真有谁能从东方疗养院之中偷走精武女王和罗盘,那么姑师大月儿还真的是当仁不让的头号嫌疑犯,因为她有那个本事。

  难道真的是她?

  可是她为什么要盗走精武女王和罗盘?

  当初,扎新地地下冥殿,如果她想带走精武女王的骸骨,她大可以在他开棺之后带走,他和董曦两个人想拦也拦不住。

  还有罗盘,如果她想抢,他拿着罗盘找到喜马拉雅山禁地的时候,她就可以抢走,又何必等到现在?

  这么去想,姑师大月儿又没有动机盗走精武女王的骸骨和罗盘。

  “菜糊啦!”董曦叫了一声。

  李子安这才回过神来,却见锅里冒着烟,白菜都被他炒糊了,如果董曦再迟点叫他,没准会起火。他赶紧将平底锅拿起来,将锅里的炒糊了的白菜倒进垃圾桶里,然后往锅里掺了一瓢水。

  “你怎么了?”董曦关切地道。

  李子安摇了一下头:“没什么。”

  董曦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你有心事,难道我看不出来吗?”

  李子安心里犹豫要不要跟她说,他刚才想到的可能。

  “如果不方便说就不说吧,这里还有半颗白菜,我给你切了,你再炒一份。”董曦拿起菜刀去切白菜。

  李子安以为她是以退为进,等下还是会问他,可是等了半响,那半颗白菜都快切完了,她都没有再开口问他。

  这不像是他熟悉的那个董曦。

  董曦将半颗白菜切好,说了一句:“这可是最后半颗白菜了,你要是再炒糊的话就没了。”

  李子安说道:“刚才我想到了一个人。”

  董曦看着李子安,却没问是谁。

  李子安自己说了出来:“我刚才想起了那个白衣服的女人。”

  “你怀疑是她?”董曦顿时激动了起来,“快说说,你为什么怀疑她?”

  李子安说道:“你这么激动干什么?”

  “如果有怀疑的对象,我们又能找到证据的话,你就不用背黑锅了。”董曦说。

  虽然高个处处针对自己,跟冤家似的,可李子安却知道,她的心里真有他,也真是对他好,他的心里也暖暖的。

  “刚开始的时候我也怀疑她,可是我又觉得不是她。”

  “她在马福全的命案现场出现过,来无影去无踪,那次她就避开了所有的监控,我觉得就是她。”

  “她没有动机。”李子安说。

  董曦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你是不是跟她有一腿,所以护着她?”

  李子安:“……”

  又来了。

  好不过三分钟,就又是冤家了。

  “关于那个白衣女子,你还知道什么,你都告诉我。”董曦说。

  李子安洗锅倒油。

  “你倒是说呀。”董曦催促道。

  李子安苦笑了一下:“关于那个白衣女子,我知道的不比你多,你让我说什么?”

  这不是隐瞒,也不是欺骗,而是有些话真不能说。

  锅里的油烧开了,李子安又伸手去把菜板上的白菜端来,放进了锅里翻炒。

  董曦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那眼神似乎要看穿李子安的内心。

  李子安翻炒了几下白菜,冲董曦微微一笑。

  董曦微微呆了一下。

  她喜欢大师,如果跟大师的盛世美颜没有一点关系,恐怕她自己都不相信。

  李子安又翻炒了几下,然后又对董曦笑了一下,准备让她把醋拿过来,却没等他开口,董曦忽然伸手,一巴掌抽在了他的臀部上。

  啪一声脆响。

  李子安顿时愣住了。

  这是什么情况?

  董曦瞪着李子安:“看着我干什么?”

  李子安郁闷地道:“你无缘无故打我,你说我看着你干什么?”

  董曦说道:“你心里有话想对我说,可又磨磨唧唧不说出来,我忍不住想打你,你要是还不说,我还打你。”

  李子安苦笑了一下:“我……”

  董曦又一巴掌抽在了李子安的臀部上:“勇敢一点,喜欢一个人就要大声的说出来,说呀。”

  “你再打一下试试!”李子安怒了。

  他的话音刚落,董曦的巴掌就有落在了他的臀部上。

  “你居然还敢凶我,打你怎么啦?”

  李子安一手掌锅,一手掌锅铲,没手去报仇。可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赘婿出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冥娇只为原作者李闲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闲鱼并收藏赘婿出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