凄凉别後两应同,最是不胜清怨月明中

  太子府(七皇子府)

  “哇哇、、、”

  旁边站着的奶嬷嬷小心翼翼的打量着主子,“太、、太子妃娘娘?”

  玉荷看着奶嬷嬷为难的样子,在看着自己主子怀里一直哭闹的世子爷,轻轻在云裳耳边叫到,“主子?”

  只见云裳仿佛失神一般,小小的脸蛋削瘦了很多,不比几年前刚来北汉时那般红润圆滑。或许也是因为刚生完孩子的缘故,脸上没有太多血色,嘴唇泛着不健康的微白。

  “主子?”

  玉荷几次叫喊才让云裳回过神来,“嗯?怎么了?”

  云裳不自然的逼着自己拉出一个笑脸,但是屋子里的人都看得出来,这样的笑脸,比哭还让人心疼。

  “世子爷一直哭闹,怕是饿了,给奶嬷嬷抱下去喂吧。”玉荷试探着要接过来,云裳心里一紧,看着自己怀里哭闹着的孩子,想着自己在宫中度过的那段童年,手紧紧一握,孩子感受到疼痛,哭得更凶。

  “宋嬷嬷把世子抱下去吧,黄嬷嬷留下,在外面候着。”

  云裳小心翼翼的将孩子交到奶嬷嬷手中,再三嘱咐奶嬷们好好照看,这才放心的让她们将孩子抱下去。

  “主子今儿是怎么了?一醒来就魂不守舍的?”玉荷将手中温热的参汤递给云裳。

  云裳抬眼看了看她,玉荷也出落的越发标致了,从小到大,她们两个的情分,不似主仆,更似姐妹。

  “爷进宫许久都没有消息,心里悬落落的不安。”云裳接过参汤,就这勺子搅弄几下,复而又放回茶几上。

  “太子爷以前朝廷里忙不也是就在宫里歇下了吗,不碍事。”说着又将参汤端起来,她听府里的老嬷嬷们说,这女人坐月子,必须要精细着养,不让以后就有得苦了。

  “主子,这温着刚刚好,快喝了吧。”

  云裳接过,捧着碗就喝,碗遮住了脸,挡住了流泪的眼。

  “主子生了孩子还越活越回去了,很多年没见过主子这般孩子样了。”玉荷接过碗,正准备出去着人打听着太子爷什么时候回来,却被云裳止住了。

  “不去问也罢,你且陪我说一会儿话。”云裳用袖口轻轻拭去泪痕,低着头,摆弄着床铺上的吉祥纹。

  “主子想说什么?”玉荷立在床侧,有些疑惑今日主子的反应。

  云裳看了看房里的人,淡淡地说了一句,“都下去吧,我这儿暂时不需要伺候。”

  待到房中的丫头都退出去,云裳才抬眼看了玉荷一眼,“图纸呢?”

  玉荷小心地取下脖子上挂着的长命锁,空心的长命锁里,竟藏着缩型版的图纸。

  “主子。”将北汉各地的布防图纸交到云裳手里,云裳接过,只是捏在手中,好一会儿不再言语。

  “玉荷,还记得我们在闵梁冷宫里的那些日子吗?”

  玉荷猛地一下,不知道为何主子突然提起。

  回忆似洪水猛兽,想忘记,却又是那么真实的存在在那里。

  “记得。”玉荷淡淡低声地说道。

  “那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步步谋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冥娇只为原作者大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糖并收藏步步谋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