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上草,露初唏,旧楼新垅两依依

  “好了,将人带进来吧。”皇后揉了揉太阳xue,觉得十分劳心。

  “是!”

  几个士兵将一个穿着太监服侍的人抓进来,皇后身边的那个刚刚回话的太监便指着被抓着的那个人说道:“娘娘就是他!蔡大人身边的那个小厮,叫小六子的。”

  “哼!还得来全不费功夫呢。”皇后娘娘哼笑一声,走下主位,来到小六子前面。

  “你今日可是做了什么事?!”

  小六子只是跪在殿中央,却垂着头什么都不说,眼神无光,卿暖也在御前侍候,小六子经常随着蔡院首来,十分活泼的小太监。现在脸上却是老练的冷漠。

  人,到底都怎么了?!

  “不说?!”三皇子也走到小六子身边,“现在不说,到了宗人府,刑官儿们可是有的是办法让你说!”

  小六子依旧沉默不语,威胁或者是利诱,都不能使他的嘴有丝毫的裂缝,可以露出一点点苗头。

  “你师傅已经死了,难道你就不想知道是谁杀了他?!”

  三皇子这句话一出,果然看见小六子睁大了眼睛,十分痛苦的样子。

  师傅,他所为敬重的人,他从未想过牵连的人。他以为这件事自己偿命就好,居然将师傅牵连进来,还丧了命!

  蔡院首对于小六子,是不一样的存在。小六子原来是被卖进宫里的低贱的奴才,在浣衣坊差点被人打死,蒙蔡院首相救才得以脱离险,又将小六子从浣衣坊调到了御药房,叫自己望闻问切,是师傅,更是恩人!

  可是,现在自己却害的师傅丢了性命!自己命贱,不在乎死了还是活着,但是师傅不一样啊!

  还有那个人、、、师傅已经去了,自己绝对不能再让、、、

  “师傅!”小六子仰天长啸,“六儿来伺候您了!”

  小六子一个箭步奔向殿中的大红木柱,骁炎几个也冲出去拉着他,可是已经来不及了、、、鲜血从脑门涌出,与柱子的颜色混为一体。

  卿暖瞥开头不去看,心里却是说不出的悲凉,也许小六子没有害人的心吧!想起他往日与明彩她们的打趣说笑。但是偏偏是在这宫里,人,不能太过重情谊。

  六子因为情谊生,也因为情谊死。

  “现在又是一个死无对症的了。”瑜贵人看着自己的指甲,淡漠如死的不是人命,只是一只蝼蚁一般。

  “也不是死无对证!”骁炎蹲在尸体旁边,从小六子尸体的衣物里摸出一张白纸,上面写着什么。

  “皇后娘娘。”骁炎将那张纸递给皇后。

  皇后看了一眼,瞬地凤目一瞪,“来人,将这个谋害陛下的逆子给本宫抓起来!”皇后指的这个人不是七爷又是谁呢?!

  “谁敢!”董贵妃见跟着三皇子来的神机营朝着七爷冲过来,镇静又威严地说道。

  “本宫这个正宫皇后还在这儿呢!董贵妃就要在众目睽睽之下维护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步步谋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冥娇只为原作者大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糖并收藏步步谋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