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美人卷珠帘,深坐颦娥眉

  “是哪家姑娘?要不要母亲帮着你看看?”皇贵妃一听见自己儿子这么说,就知道自己这个闷骚的儿子已经是有目标了的。【愛↑去△小↓說△網w qu 】心道也不知道是哪家的丫头,让这个榆木脑袋也开了窍。

  “这件事母亲你就不用插手了。”吃着母亲做的榛子酥,老九淡淡一笑,似乎已是胸有成竹。

  “好好好,我不插手。”皇贵妃对自己这个儿子,一直都是没办法的,从小到大,他自己都有自己的主张。

  “对了,母亲。”今天之所以这么听康顺帝的话来自己母亲这里来帮忙看看,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原因,“之前徐太医专门为您制作的玉容膏还有吗?儿臣有一位朋友脸上受伤了,母亲能否给儿臣一盒?”

  “哼,我就知道你小子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还来了就给我狮子大张口。”

  玉容膏是早年已经失传了的宫廷秘药,对疤痕修复很有作用。前几年,皇贵妃才专门派人到处寻访,勉强将药方补齐,又经由太医院之首徐太医不断将用量进行调整,才最终制出。不过这不是最可贵之处,因为药方里有一味很珍贵的药材,所以才会显得尤其难得。

  “真的是很重要的人,母亲你快点给我,我还要赶在宫门下钥前出宫呢。”

  “好,我就从来有拿你没办法,也只求以后啊你给我娶一个贴心一点的媳妇!”皇贵妃叫身边的侍女将药膏取出来,拿在手里给老九说着用法,“这个药膏在每天早晚洗面各用一次,但切记,不能食用像榛子、板栗之类的食物,不然药物相冲,不仅不能消除疤痕,还会引起全身红肿。”

  “好,儿子知道了,多谢母亲。”

  拿着药膏,老九便往宫外走去。皇贵妃看着微微有些暗了的天空,这么多年的宫廷生活,怎么可能不清楚,老九口中的那个“朋友”,对他而言必定是十分重要的人,应该是他所喜爱的人吧,不过,对老九而言,究竟是福是祸呢?

  与此同时的威远侯府,已经不见前几日低迷的氛围。官父、官母、管擎志、官擎正、柳依依,好不容易大家举齐一起吃一顿饭,自然是围绕着侯府第三代即将出生的第一个孩子,还有、、、就是官二的婚事。

  “母亲,我明天真的有事儿!”官二苦苦推脱,“再说我才十六呢,不急不急。”

  “你自己都说,你都十六了,还不急,那要六十才开始急呀!”官母毫不退步。

  看来这件事是不容商量了,卿暖暗暗地开始幸灾乐祸。

  “官卿暖,你倒是帮我说说话呀!”官二在卿暖耳边低声重重地说道,要是妹妹肯帮忙,那就太好不过了,况且、、、嘿嘿,也不怕她不帮,

  “其实,”卿暖说完这两个字,一脸真诚地提高了音量,“我觉得母亲这边样帮二哥安排挺好的呀,二哥可不要辜负了母亲的辛苦!”

  说完朝着官二做了一个鬼脸,切,自己才不会帮你说话呢!

  “那么既然这样、、、”只有转移官母的火力了!唯一的办法就是丢出一个更为引官母注意的事情。

  “上一次卿暖与十一爷还有张小姐出去,卿暖喝了好多酒,拦都拦不住。最后为了不被骂,还是被九爷带去府上醒酒,回来才瞒过母亲您的!”

  官二豁出去,一口气将自己妹妹、、、给卖了。

  “官二!”卿暖大叫不好,看来、、、大事不妙!

  “你说什么?!”官母直直地看着卿暖,呵,这个小妮子居然瞒着自己出去和别人喝酒!

  “母亲,嘿嘿。”卿暖撒娇似地笑了笑。

  “官卿暖!”

  母亲从来没有叫过自己的全名,看来这次是难逃了、、、

  “啊,我肚子不舒服呀~~”卿暖对着崔妈妈使了一个眼色,崔妈妈会意,连忙上前扶住她。

  “啊,小姐你怎么啦?是不是不舒服呀,走我们快回院子里休息吧!”

  “嗯嗯,好呀好呀。”

  卿暖想着,这下好了,借机溜走!哼!死官二,居然出卖我!

  “继续装!”官母才不会被这些小把戏给唬住呢,“就罚你到佛堂抄经文一百遍,抄不完就不许出来。”

  卿暖见官母铁了心要给自己一点教训了,于是、、、

  “父亲、、、”一脸可怜的小模样,“大哥、、、嫂嫂、、、”

  “母亲,我看情暖卿暖已经知道错了,要不就、、、”柳依依看着小姑子一脸委屈的小表情,忍不住为卿暖求情。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步步谋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冥娇只为原作者大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糖并收藏步步谋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