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夜,一到戌时中,明思就乖乖地上了床。

  今日为了让荣烈放心,明思特意拟了一张孕期作息计划表,以此来向荣烈表明自己对孕期生活有足够合理的认识以及安排。

  当然到了最后,计划表上又增加了一些特别的条款和限制,明思这才算过了关。

  荣烈没有安歇,只脱了外衫陪明思入睡。

  “你几时睡?”毕竟是怀了身孕,明思的困意很快就来了,撑着眼皮问荣烈。

  荣烈柔声道,“我还要写些书信回去,你有孕的事儿也该同母后皇兄知会一声,其他还有些公务上的信函。等你睡着我再去写。”

  明思捂嘴打了个哈欠,点头阖眼,很快就入睡沉沉。

  见明思确是睡得熟了,荣烈才轻轻起身放下帐幔,将窗户稍稍开出一条通风的缝隙。

  一切妥当后,他掩门行了出去。

  如玉在外间廊下候着,荣烈吩咐她在外间守着明思,待他处理完事务回来。

  如玉会意点头,取了针线箩在外间灯下替未来的小主子做衣裳。

  荣烈进了书房。

  侍女点亮烛台后便退了出去。

  荣烈将书房门闩好,换了一身黑袍后,从书房的后窗飞身跃出。

  只用了十几息功夫,荣烈从墙头跃下,站在了王府墙外一条僻静巷中。

  目光四下一扫后,他取出黑巾蒙好面孔,足下一点,便展开身法朝王庭皇宫的方向行去。

  一刻钟后,他便进了宫城。

  王庭的旧宫对他而言再熟悉不过,从高高宫墙飞身而下后,他没有停顿的就朝东面的瑞宫行去。

  瑞宫是王庭皇宫中历代西胡太子的居所。

  如今也是幽禁大胡现任太子荣俊的场所。

  荣烈对此处宫殿的熟悉不在于对自己王府的熟悉程度之下。

  瑞宫此际的防守也算严密,但在如今功力大涨的荣烈眼中却算不得如何。

  他很快就避开了几处轻微呼吸的暗哨,进到了瑞宫内殿。

  此刻的内殿尚有灯火,显示里面的人并未安歇。

  站在窗侧,荣烈凝神听了一下,果不出他意料,里面只有一个呼吸声。

  听呼吸的频率应是一个男子。

  荣烈垂了垂眸,伸手在窗扇上用指节轻轻叩了一叩。

  轻叩之后,他放手等候。

  脚步声移到了窗前停住,下一瞬,窗闩便松开。

  荣俊推开窗,目光在荣烈这一身打扮上一落,霎时眉梢轻轻一挑,唇畔似笑非笑。

  荣烈直直看着他,抬手取下面巾,露出俊美的一张面容。

  两人对视片刻,荣俊唇角一勾,转身朝内。

  荣烈一跃而入,落地半点声息都无。

  “我开的窗,就劳烦你关吧。”荣俊眼底一丝似嘲似讽,“你来得倒比我预想的要早得多。”

  荣烈也不在这上面跟他费口舌,转身关了好窗。

  荣俊走到书案前。

  书案上文房四宝陈设整洁,另还有一个雕刻精美花纹的玉盒摆放其上。

  荣俊站在书案旁,也不在意自己背对荣烈,伸手在那个玉盒浮雕花纹上懒懒摩挲,“为了我特意到王庭,你怎同她交待的?”

  “勿须交待——”荣烈抱臂而立,“她如今就在王庭。”

  荣俊背影倏地一僵,须臾,低笑,“是么?”

  荣烈不接话,荣俊也不转身。

  空气有些凝滞。

  “怎么不动手?”半晌后,荣俊转身过来噙笑望着荣烈,“你应该有法子让我死得查不出半点痕迹。还是我猜错了,你是来寻我聊天的?”

  “既然猜到了,为何还让我进来?”荣烈淡淡道。

  荣俊轻轻笑了笑,“几十日来,你是唯一主动同我说话的人,我怎会将你拒之窗外。”说着举目四望唇角弯起,“这当是世上等级最高的牢房了。”

  荣烈定定地望着他。

  “她还好么?”荣俊忽地轻声。

  荣烈眉心一蹙,神情冷了几分,“不干你的事。”

  荣俊呵地垂眸低笑,笑了片刻,他抬眼起来,“不说话也不动手……”顿住唇角勾了勾,“你真是变了不少……”

  荣烈静静盯了他半晌,忽地转身。

  方走到窗边,身后传来荣俊的低声,“为何不杀我?”

  荣烈顿住脚步却没言语,顿了一刻,便伸手去推窗。

  “我并非你真正的侄子,我对你下过手,世上只有死人才能真正保守秘密,杀了我便再无人知晓她的身份。

  ”荣俊一句接一句,“为何改主意了?”

  说完,他紧紧盯住荣烈的背影。

  荣烈收回手,转身过来,容色冷然,“我没有兴趣杀一个一心求死的人。你若有异动,我自有办法让你死得无声无息。”

  “那你今日来又是为何?”荣俊挑了挑眉,语声讽刺,“千万莫说是专程来看我的?”

  荣烈瞥他一眼。

  荣俊微微嘘了嘘眼,蓦地轻笑,“我明白了。你是有话想问我,上回见面时机不太好,你也不放心她,故而没同我说上话。你想问我同她以前究竟是如何,对么?”

  荣烈垂眸,面色冷冷。

  荣俊一看荣烈这神情便知自己猜对了几分,遂低笑一声,“你想知道什么呢?让我猜猜——”语声顿了顿,唇角扬起,“她以前是何种性子?我同她如何相处的?我们……有没有孩子——”

  “住口!”荣烈语声冷冽,面沉如水。

  荣俊被打断也不生气,笑声愈发低沉,“这样都不动手——你还真是转了性子了。”

  荣烈阴冷地望着他,眼底杀意闪过。

  今夜前来,他本是有灭口打算的。

  可临动手的一刻,他心中忽地闪过一个念头让他改变了主意。

  不过荣俊也没猜错,他也的确想问些同明思有关的问题。

  荣俊面上虽是笑着,但心底也有些疑惑。

  他看得出来荣烈是有杀意的,且凭他对荣烈的了解,在大京时他就猜到迟早会同荣烈有此一见。

  唯一意外的就是没想到见面的时间如此之快就到了。

  荣烈按捺中心中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嫁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冥娇只为原作者灏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灏漫并收藏嫁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