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辰。bgshuwu.com”

  迪拉卡有些担忧,从沐辰现在的状况来看,情绪已经跌到了谷底。而作为内定沐辰的导师,他竟然感到一阵无力,不知从何说起,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毕竟他和沐辰不过两面之缘。

  “迪拉卡大人,我没事…”

  敏锐如他,对于别人流露的情感当然不可能察觉不到,微微一笑,虽然依旧有些勉强,但是却带着一丝释然。

  没有离别时的伤悲不舍,哪有相聚时的欢乐幸福,这种分别,终归是有尽头。

  “那个…”沐辰有些不好意思,摸了摸鼻子问道,“好像只有我一人没有导师,应该不会这么巧吧。”

  迪拉卡正愁找不着话题与沐辰交谈,当下闻言很是欣喜,笑道,“怎么会,其实…朱九千所说的那个内定你的阴险老家伙就是我了,我就是你的导师。”

  “啊?”

  “这是什么表情?”看着沐辰目瞪口呆的样子,迪拉卡摇头道,“既然他们都走了一些不必要的过场,那我也随一回大潮好了。”

  “迪拉卡,圣域九环,圣墓山护山大长老,金属性武者。”

  话语轻淡,不显摆,不傲慢,就像是在陈述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但是当他说出这三个短短的句子时,在他身边一直从冰璃出现到无名离开保持沉默的朱九千,单秋痕与慕容烟都露出浓重的恭敬。

  “虽然没有冰璃谷主那种实力,但是在大陆上,知晓迪拉卡这个名字的人还是有一些,也不知道这样的我,有没有资格做你的导师。”

  这话一出,旁边三人不以为然,什么叫‘认识的人还有一些’。若论武者境界的修为,迪拉卡的确不如冰璃,但若论名气,恐怕迪拉卡这个名字在整个中州乃至极武大陆都声名赫赫。不为别的,就因为他那恐怖的单兵战力!恐怕对上冰璃都不遑多让!

  “迪拉卡导师。”

  回应他的是沐辰躬身的一句称谓,沐辰用这个称谓告诉了迪拉卡答案。因为段亡的精神冲击,导致圣墓山外的入山仪式告破,沐辰不得不随着迪拉卡,单秋痕,慕容烟和朱九千一起将昏迷的众人带回圣墓山。

  也是在做这件事的过程中,沐辰从迪拉卡那里得知了许许多多的基本常识。但是最让沐辰重视的还是那个所谓的势力。

  由迪拉卡所言,每个人进入到圣墓山的时候都将会有势力的代表前来招纳新的血液加入他们。但是仅限于外山成员。至于内山成员,则是在外山成员进入内山时才会有被内山势力代表招纳。

  在他们之前的所有届,新生都是从外山开始,凭靠自己的实力通过考核才能踏入内山。可是唯独他们这一届与之不同,因为他们是直接通过内山考核,所以在进入内山时肯定会有势力争相邀请,但是选择决定权却在他们自己的手上。

  看着一旁支撑四人悬浮还捏着下巴沉思的沐辰,迪拉卡不禁问道,“为什么你会如此在乎势力的事情?按照你的天赋和能力,应该很快就会内山最强的势力招纳,并不需要太过操心。”

  沐辰闻言好奇,问道“内山最强的势力,是哪一个?”

  迪拉卡点头,“具体来说不是一个,而是三个。其中之一便是由单秋痕的孙子单天宇执掌的天羽;第二个则是由名为楚傲晴的女学员创建的势力黑玫瑰;顺带提一下,黑玫瑰的势力成员全都是女子,并且武貌双全,而且这楚傲晴在内山的人气可是相当之高,听说与单秋痕的孙女单紫嫣并称为不世双娇。

  说到这里迪拉卡还朝沐辰眨了眨眼睛,开玩笑道,“如果是你的话,说不定黑玫瑰会破格招纳男学员进去也说不定。”

  “呃…”沐辰满头黑线,再次肯定了老家伙都是顽童的理论观点。

  “哈哈。”轻笑一声,迪拉卡继续道,“至于第三个,叫作自由协会,很俗套的名字,但是却也很符合他们自身的定位。因为自由协会的成员,全都是散人。”

  “散人?”沐辰说道。

  “不错,都是散人。所谓散人,便是那些得不到大势力认可,却又不愿意屈居小势力的人的称谓。这些人往往没有势力,所以在山内就没有可以收到庇护的容身之处。为了缓解这个情况的产生,便有人创建了这个绝对自由的势力,自由协会。”<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极灵混沌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冥娇只为原作者若雨随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若雨随风并收藏极灵混沌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