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6章

  刚刚就在赵飞扬他们出发之后,玉殛子就请中军帮他调集了一队差役、侍卫在门口听用,算计着时间差不多了,玉殛子冲中军道:“贫道现在可以下令了吗?”

  “当然!”

  玉殛子不单是赵飞扬幕僚,陈廉更是将他奉为上宾,所以早就告诉中军,如果这位道爷有什么需要,自己和赵飞扬又不在官署时,可以直接听从其安排。

  玉殛子道:“中军,麻烦你亲自跑一趟,带着侍卫马上赶到刘贵家中,贫道算计着这个时候总督大人还有主公尚未回还,定是前方纠缠,我怕刘贵趁机脱逃,诸位一定速去!”

  “是!”

  中军赶忙带着兵丁冲出总督府,心里还纳闷为什么刚刚玉殛子不让他们行动,反而要拖延之后,逼债般催促。

  他哪里知道,玉殛子这么安帕,实际上是另有用意,他不是不知道提前行动部署,不至于忙乱,之所以没有那么做,是因为考虑到刘贵的心理变化。

  刘贵今夜敢于这么做,显然他杀人的目的绝对不是赌气那么简单,杀掉谢安,对他来说有两个好处。

  其一,自然时报拳脚之仇。然而最重要的,对于刘贵而言,谢安的出现,撼动了他水务司官地位,除掉谢安,才有可能迫使陈廉在治水方面继续对自己言听计从。

  如此一来,他也自然而然,能将之前错误掩盖,保全自己不必因此丢官、丢命!所以他心里一定想要亲眼看到谢安身死,才能放心。

  这就会出现一些时间空档,再配合赵飞扬一行出发时长计算,万一要是行动早了,中军在包围刘贵宅邸时,他还未返回,或是正巧被他看到,那岂不丢了目标?

  所以玉殛子这才会故意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赵飞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冥娇只为原作者赵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恪并收藏赵飞扬最新章节